火药和指南针英文怎么说知道吗?

  大学英语四六级改革,在题目中加入了许多中国传统文化让人觉得很头大,四大发明什么的怎么翻译还真是个问题。北大的教授说,甄嬛传教坏人心,或许他说得还是天真了一点,有人或许说人心就是这样,没办法说。同样没办法说的还有疯狂英语的李阳,或者人大招生的腐败,以及四个研究生办民办学校,教育部门就是不给批。

  [新闻背景]12月14日,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举行,这是改革后的新版四六级考试首次亮相。调整后的四六级考试取消了原有的完形填空和快速阅读,增加阅读理解匹配题,句子翻译改为短文的汉译英,同一考场采取多题多卷的方式,这是继2005年四六级考试进行改革后,时隔8年之后题型的再次大变动。相比过去带有提示的简单句子翻译,此次改革后的翻译题大都涉及中国的传统文化,火药、造纸术、丝绸之路、中秋节、农历等关键词汇都让考生犯了难。试题中有一段写道“这一天皓月当空,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品尝象征着福、寿、禄的月饼”,这样古典的描述让不少学生当场放弃翻译。

  [观点]@樱桃小钰:头一次有种要死在考场的感觉,翻译到最后,我真是无力吐槽。什么中国园林……六级,明年再见!@神一样的少年:火药不就是“TNT”,指南针被我萌萌地翻译成“GPS”。@CBTuser:我真不想吐槽那个月饼了……都什么年代了还往上印福禄寿啊……

  [记者点评]不如以后考试增加个翻译唐诗宋词元曲什么的。这题目,弄出来都是Chinglish啊!

  [新闻背景]两个月前,李阳成为了一位安利直销员,这一举动引来了众人的争议。12月7日,李阳在广州疯狂英语基地开办了他的“演讲实战特训营”。大约有60人参加,学费为19800元。李阳是训练营的主讲,演讲的风格是他一如既往的疯狂和亢奋。演讲训练营还是充斥着李阳的成功学,这次不同的是,课程结束后,一部分人成了他的安利直销员。在李阳的宣传单上,把他自己的照片和乔治·华盛顿、亚伯拉罕·林肯、克林顿以及奥巴马放在一起,宣称要改变世界。对于李阳的加盟,安利方面表示十分欢迎。不过,安利公司有关人士透露,李阳确实于2013年9月底申请成为安利销售代表,但目前李阳只是与安利公司签约加入直销业务,而非正式雇佣关系,所以李阳还不是安利公司的员工。

  [观点]我不怀疑英语培训还有无限潜力,但李阳“让三亿中国人讲一口流利的英语”的口号恐怕很难再引起共鸣了,谁也不会为“学英语激动到泪流满面”了。钟晓雯,来源:观察者网

  [记者点评]一个人或者一种学习方式,对中国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是不争的事实。但其后续的影响更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无论怎样,我们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难以让人理解的人。或许,关注或者不关注,就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

  [新闻背景]据报道,虽然已经告别高考5年了,厦门大学硕士研究生苗琳依然会反复做这场“高中乃至大学之后唯一的噩梦”。紧张的高考考场上,她正匆匆忙忙地答着数学考卷。但这时,苗琳突然意识到,自己几个月都没有复习数学了,两道大题完全不会做。苗琳并不是唯一在微博标签中写上“数学恐惧症”的人。在“你有数学恐惧症吗?”这一热门线人参与讨论,其中近八成的人选择了“有,看到数学就头疼”。

  [观点]在升学压力下,数学课中出现大量的解题训练和解题技巧,把数学学习的内在的、规律性的东西放在了次要位置。短期内的确可以提高成绩,但却是以牺牲学生的自信心这一长期利益为代价。

  [记者点评]我身边有无数人的的确确被数学打击得很深。一方面,中国基础教育中数学的难度是举世公认的,必然会打击一些在这个年龄段没办法理解这些逻辑内容的人。另外一方面,我们除了高考,其他的路不多,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新闻背景]日前,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花在新浪博客上的一篇《我为什么喜欢看美剧》中提到,“我最喜欢的是每一集快要结束的时候,总会出现一小段旁白,这些话紧扣剧情,往往充满了生活的哲理,告诉人们要有爱,有勇气,懂得宽容和诚实,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请不能做,失败远比欺骗更为可贵,坏人即使一时得意,最终也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等等。”“然而,打开中国电视剧频道,放眼望去,皆是五千年厚重的历史。映入眼帘的,往往是黑压压一片跪倒之人,耳中听到的,全是‘奴才’、‘主子’的乱叫。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特别喜欢在电视剧里展示如何揣摩皇帝的心思、宫廷的政治斗争、后宫的尔虞我诈、官场上的勾心斗角。”

  [观点]就像许多台湾作家提到的那样,人们喜欢宫廷剧,是把它当成了职场剧、官场剧、家庭剧,利用里面的手段演练自己在现实中所需要处理的人际关系。这或许是它为什么受欢迎的一个原因,至于小孩子,荼毒他们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宫廷剧能排到几号都是个问题。

  [记者点评]电视就是一面镜子,你喜欢什么,你在电视里看到的就是什么。我选择不看电视的原因就是,现实已经够恶心了,还要电视剧教我们?

  [新闻背景]据媒体报道,两年前,来自南开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的四名研究生纷纷放弃外企或国企的高薪工作,来虎门办学校。危机突然降临,他们的学校因被教育部门认定为“违规招生办小学”而遭遇强制清理。他们此前曾6次向教育部门递交办小学申请,却遭到拒收。镇委书记介入后,两个月过去了,事情仍难解决。

  [观点]教育部门唯一能指责学校的是,没有获得批准就“违规”招生,可问题是,学校已经具备办学条件,教育部门凭什么不批准?如果教育部门有充足的理由不批准,为何不把理由告诉学校让他们整改?如此强权的教育部门首先是违规的。对于教育部门的行为,由镇领导来协调,力度显然不够,在笔者看来,上级政府部门和上级人大机构,应该启动对该地教育部门失责的问责,追究故意设卡为难学校办学的责任。

  [记者点评]显然,现代政府和古代衙门最大的区别,一个是服务社会的最小机构,而另外一个则是评判一切的权威标准。法无禁止则许可的原则,在我们的教育乃至市场领域,依然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要走。

  [新闻背景]中国人民大学前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还在接受调查。中央第十巡视组今年9月下旬向人大校方反馈巡视情况时提到“自主招生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而来自新京报的一篇报道显示,多年前,英国媒体曝光牛津大学一所学院进行钱学交易。消息震惊学界,各方谴责不绝于耳,虽然该学院的资金困境让人唏嘘,但同样囊中羞涩的其他学院当时都拒绝了这一交易。同年,银行家菲利普·基维尔辞去了牛津三一学院募捐人一职,原因只是该学院拒绝接收他的儿子。

  [观点]自主招生仅是其腐败的出口,恶的根源不在自主招生,而在于控制这种自主招生的行政权力和计划体制。现在的招生情况类似于当年的价格双轨制时期,当时出问题不在于有了市场,而在于在行政主导的计划体制下有权人操纵市场,或市场作用的空间太小;现在自主招生出问题不在于有了自主,而在于这种自主依然是以计划体制为基础,控制在不受监督的行政权力手里。也就是说,在理论上,完全由高校自主招生相对于行政主导的自主招生会更加公平,学生会更加自主,产生腐败的可能性会大大减少。这种改革能减少腐败的另一重原因在于,原有的腐败发生在行政主导的招生办、校领导、省级招生办甚至更高层,权力相对集中,位高权重,监督起来比较难;而学校自主招生的决定权交给了不同的专业人员,权力低位且比较分散,考生、家长、公众、学校行政都可对他们监督,只需要有严格的程序就可以有效监督。储朝晖,来源:东方早报

  [记者点评]没有一个大学可以完完全全拒绝腐败,但是区别在于,当腐败发生时人们对它的态度。有时候,我们是闭着眼睛当作一切都没发生。然后等待一个让我们睁大眼睛更大的事情发生而已。整理/撰文:南都记者郭炳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