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人物|中弘王永红等待戈多

  从去年开始,董事长王永红的去向就牵挂着中弘股份24万股民的心,股民们不时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追问,“请问实际控制人回公司没有?”

  6月13日,官方的回复是,实际控制人王永红不在公司任职,正积极寻求中弘集团的重组事宜,其未向公司汇报行踪情况。

  同在这一天,中弘股份披露最新逾约债务达36.88亿元,比两周前增加了6亿元。次日,中弘股价不跌反微升至1.18元,涨幅0.85%。不过,其盘中曾下跌至1.15元,创五年以来新低。中弘这两年本就是A股为数不多的一元股,但有投资者担心,中弘最终是否会成为“毛票”。

  两个多月前,披露重组计划的中弘曾给予了股民信心,并因此收获了涨停板,但被寄予厚望的重组最终未能推进。公告中的说法是,中弘集团未能与债权人就偿债安排与重组计划达成一致,但市面上另一种猜度是,他的华融援兵生变,重组亦受牵连。

  王永红从做加油站到转行地产,成功操盘北京商业项目,转型文旅到资本版图一再扩大,却在职业生涯的半程遭遇危机,接下来是考验王永红朋友圈实力的时候了。

  围绕在王永红身上的标签很多,白手起家、江西宜春首富、低调商人、神秘资本玩家、中融系朋友……

  资料显示,王永红,生于江西宜春市,于1995年创立了中弘集团,为中弘集团及中弘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在转型做房地产业务之前,王永红曾做过汽车保洁公司以及连锁加油站,借助加油站业务拿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在后来功成返乡之后,王永红的哥哥王继红曾接受采访,详述了发家历史。2000年,两兄弟在北京朝阳区拿了一宗商业用地,直到2008年,凭借朝阳土地增值迅速销售揽金。经此,商人王永红声名与财富尽得。也是在这一年,王永红开始了他的资本逐鹿战。

  2008年,中弘收购了*ST科苑并成功借壳上市,亦即今日的中弘股份。上市后第二年,中弘确立了转型文旅地产的方向,以“新奇世界”为品牌,在各地布局旅游大盘,如北京、长白山、济南、海南、安吉等。

  王永红的雄心并非止步于开发文旅业务,他尝试通过“A+3”模式来构建他的文旅大业,企图打造一个涵盖物业管理、中介代理、营销平台及文旅地产开发的链条。

  2015年10月,中弘宣布收购卓高国际(中玺国际)66.1%的股权,拟将后者打造成轻资产的品牌管理公司。而在这之前的三个月内,中弘股份先后宣布收购香港上市公司开易控股(KEE)以及增资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

  KEE已经开始在新股东之下开展房地产代理销售业务,新加坡上市平台亚洲旅游则于2016年在北京正式发布B2B平台TAcentre,主打出境游市场。2017年,中玺国际及KEE分别将负责物业管理服务及房地产代理销售业务的公司出售,两个平台当年的业绩均为亏损。

  在收购三个平台之后,王永红尝试再为它的文旅大业增添一员养老大兵,于2017年中砸出了一笔高达200亿的收购,标的是美国养老机构布鲁克代尔老年关怀公司,但交易最终搁浅。

  最为王永红惦记的是三亚半山半岛项目,在2015年重组失败之后,中弘股份于2017年再度启动了对该项目的收购,但到2018年2月,重组宣告终止,中弘股票复牌即跌停。

  一年之内布局三大上市平台,王永红的资本手段尽现。但与国内另一位资本大鳄同框,再度印证了他的“玩家”本色。

  在私募徐翔案发之后,王永红伙同徐翔等人操作股价被揭穿。2013年,王永红提前通过大宗交易抛售股票,而后借由中弘股份高送转、进军手游领域等概念炒热抬升股价、抛售获利。

  在中弘股份尝试收购A&K高端定制公司之前,王永红透过中弘集团先出面收购相关股权。就在这笔收购之中,华融海外旗下的Massive Reward便为其提供过桥贷款,年化利率达到了14%,过高的融资成本下中弘集团的还款能力受到深交所的质疑。

  华融的背景同样潜伏在中弘股份对半山半岛的收购之中。为保持控制权不变更,交易同样设计先由中弘集团接手世隆基金所拥有的半山半岛项目,再出售予中弘股份。在基金中,中弘股份旗下公司持有10亿元份额。

  世隆基金募资规模为60亿元,由于除中弘之外的其他合伙人均选择退出,该基金曾计划引入新的合伙人,其中便包括华融华侨及华融福建自贸区,两者将作为LP。但在4月份,后者并未能按照约定进行出资,世隆基金引入华融援军失败。

  与此同步进行的是中弘股份与港桥投资的200亿重组,这次重组被视为中弘以及股民的救命稻草。在4月4日,中弘集团与港桥投资就重组事项签署了补充协议,将重组前的偿债期限再增加4个月。

  这次重组的结果揭晓,并未让股民们等待4个月时间,而是在一个多月之后喊停了,公告披露是未能与债权人就偿债安排与重组事项达成一致。但市场认为,深圳港桥投资的母公司中国港桥背后有着华融的身影,或因王永红的同乡、中国华融董事长赖小民在不久前的落马,间接影响了中弘股份的重组。

  此外,在中弘股份重组半山半岛过程中,王永红操作违规。2017年12月中弘股份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中弘弘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预付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61.5亿元,由实质控制人即王永红审批,而未经董事会审批、股东大会审批。此后,安徽省证监局发布《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指出王永红凌驾于公司内部控制之上,干预公司经营管理。

  观点地产新媒体留意到,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类似这样的对话出现了不止一次:

  5月30日,中弘股东大会发生冲突事件,致股东大会参会人员无法进入会场,中弘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后仍无法解决。目前尚未知该冲突事件具体情况,但局势愈发明显的是,曾经的江西富豪已从宝座上跌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