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〡孔见:书法唯一性和排他性的原因——固守千古不易的经典法

  原标题:观点〡孔见:书法唯一性和排他性的原因——固守千古不易的经典法则和传统理想

  编者按:艺术最高的实践活动莫过于创作。创作实践不是本领技法的一般性重复表现,而是一种创造性的演出。此时,基本功是基础,而创造意识更加重要。

  孔见:是的,这种特殊的文化立场使它在人类文化生态大系统中找不到其他的参照,因而能够固守着“千古不易”的经典法则和传统理想而拥有强烈的唯一性和排他性。

  同时,还能迈着“因时相传”的步伐和节奏与时俱进、推陈出新。有学者描述书法艺术是一门技术极单纯性和艺术极复杂性“二律背反”的二元结构艺术。

  我的理解就像顾恺之所说:“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归鸿翱翔天宇之美感通过作者超然之情感体悟“化”为弦上之音,足以使听者有孔夫子听韶乐而三月不知肉味之感,书法作品在空间和时间展开的维度中使读者通过一系列微妙复杂的心理加工等二度创作,实现了艺术语言的可塑性和创造性,即实现由形象之“有”向精神之“无”的美妙转换,让人心生愉悦。

  书法较之音律入门更易,走得更远。三岁小童便可执笔,初识文字即能书写。但只有到体悟出生命的哲学和远游宇宙的情怀时,才能把书法这门特殊艺术推到一个曲高和寡的境界,这对于不悟禅理,不谐儒家“中和之美”和道家“虚静无为”的普通书法“票友”而言,无异于解读天书。

  记者尹大玮:是因为优秀的作品并非全都能雅俗共赏吧?还是对“艺中之艺”的认识众所不及导致的呢?

  孔见:当下国学已不再成为知识分子的基础素质和教育核心了,传统哲学、美学的修炼方式已被西化的技术操练程式粗暴取代了。

  传统艺术中深刻隽永、美轮美奂的形式语言已被肢解得面目全非,书法艺术中的“有意味的形式”或“韵外之致,象外之象”在对后现代主义装神弄鬼和扭捏作态式的蹩脚模仿中丑态百出,加上商业化、市井化、媚俗化的泛滥造成了人文精神的缺失和传统文脉的断流,这一切不但在日益消解书法的艺术特质,而且也在取消书法的文化身份。

  一旦走出汉字文化圈,抛开传统中国审美阐释体系和不顾汉民族的审美心理结构,书法就再也找不到任何一种审美参照系作为评价标准了。

  书法艺术自身的特殊经历是不容忽视的。书法的实用性决定着它的社会普及度,因为文字是教育的基础,又是书法的载体。一个人从文字开始接受教育,就与书法结缘。从学习基础知识到根据社会需要掌握专业知识,随着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发展,社会管理分工越来越细致,专业也就越来越多,专业知识的研究越发丰富。

  书法与这些知识不再有直接关联,但书法并没有被遗忘,而是被艺术化地升华为一种社会工具,也是一个人自身学养的反映。

  ArtTree雅趣艺术馆,是一个结合文化艺术与生活的复合空间,除不定期提供艺术展览,课程,工艺品,艺术沙龙,亦介绍国外的艺术家及作品,并把中国的艺术家带向世界。雅趣传递美的概念,以不同的方式在公众平台呈现,致力于艺术生活化,为大家带来美的享受。

  雅趣承办了商会协会高端会所的各类活动和聚会,完成了一次次艺术与心灵的对话和交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